Linux CPI FlameGraph


本文首发于内核月谈微信号,由杨勇, 吴一昊共同完成; 转载时请包含原文或者作者网站链接:http://oliveryang.net

1. 什么是 CPI ?

本小节讲述为什么使用 CPI 分析程序性能的意义。如果已经非常了解 CPI 对分析程序性能的意义,可以跳过本小节的阅读。

1.1 程序怎么样才能跑得快 ?

理解什么是 CPI,首先让我们思考一个问题:在一个给定的处理器上,如何才能让程序跑得更快呢?

假设程序跑得快慢的标准是程序的执行时间,那么程序执行的快慢,就可以用如下公式来表示:

   程序执行时间 = 程序总指令数 x 每 CPU 时钟周期时间 x 每指令执行所需平均时钟周期数

因此,要想程序跑得快,即减少程序执行时间,我们就需要在以下三个方面下功夫:

  1. 减少程序总指令数

    要减少程序执行的总指令数,可能有以下手段:

    • 算法优化;好的算法设计,可能带来更少的指令执行数
    • 更高效的编译器或者解释器;新的编译器或者解释器,可能对同样的源代码,生成更少的机器码。
    • 用更底层的语言优化;这是为何 Linux 内核代码使用 C 语言,并且还喜欢内联汇编。
    • 更新的处理器指令;新的处理器指令,对处理某类特殊目的运算更有帮助,而新版本编译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在新的处理器上,用最新的高效指令;例如,x86 SSE,AVX 指令。
  2. 减少每 CPU 时钟周期时间

    这一点很容易理解,缩短 CPU 时钟周期的时间,实际上就是要提高 CPU 的主频。这正是 Intel 过去战无不胜的法宝之一。今天,由于主频的提高已经到了制造工艺的极限,CPU 时钟周期的时间很难再继续降低了。

  3. 减少每指令执行所需平均时钟周期数

    如何减少每指令执行所需平均 CPU 时钟周期数呢?让我们先从 CPU 设计角度看一下:

    • 标量处理器 (Scalar Processor) ;一个 CPU 时钟周期只能执行一条指令;
    • 超标量处理器 (Superscalar Processor);一个 CPU 时钟周期可以执行多条指令;通常这个是靠在处理器里实现多级流水线 (Pipeline) 来实现的。

    因此不难看出,如果使用支持超标量处理器的 CPU,利用 CPU 流水线提高指令并行度,那么就可以达到我们的目的了。流水线的并行度越高,执行效率越高,那么每指令执行所需平均时钟周期数就会越低。

    当然,流水线的并行度和效率,又取决于很多因素,例如,取指令速度,访存速度,指令乱序执行 (Out-Of-Order Execution),分支预测执行 (Branch Prediction Execution),投机执行 (Speculative Execution)的能力。一旦流水线并行执行的能力降低,那么程序的性能就会受到影响。关于超标量处理器,流水线,乱序执行,投机执行的细节,这里不再一一赘述,请查阅相关资料。

    另外,在 SMP,或者多核处理器系统里,程序还可以通过并行编程来提高指令的并行度,因此,这也是为什么今天在 CPU 主频再难以提高的情况下,CPU 架构转为 Multi-Core 和 Many-Core。

由于提高 CPU 主频的同时,又要保障一个 CPU 时钟周期可以执行更多的指令,因此处理器厂商需要不断地提高制造工艺,降低 CPU 的芯片面积和功耗。

1.2 CPI 和 IPC

在计算机体系结构领域,经常可以看到 CPI 的使用。CPI 即 Cycle Per Instruction 的缩写,它的含义就是每指令周期数。此外,在一些场合,也可以经常看到 IPC,即 Instruction Per Cycle,含义为每周期指令数

因此不难得出,CPI 和 IPC 的关系为,

   CPI = 1 / IPC

使用 CPI 这个定义,本文开篇用于衡量程序执行性能的公式,如果具体到单 CPU 的程序执行性能场景,实际上可以表示为:

   Execution Time (T) = Instruction Count x Time Per Cycle X CPI

由于受到硅材料和制造工艺的限制,处理器主频的提高已经面临瓶颈,因此,程序性能的提高,主要的变量在 Instruction Count 和 CPI 这两个方面。

在 Linux 上,通过 perf 工具,通过 Intel 处理器提供的寄存器 (PMU),可以很容易测量一个程序的 IPC。例如,下例就可以给出 Java 程序的 IPC,8 秒多的时间里,这个 Java 程序的 IPC 是 0.54:

$sudo perf stat -p `pidof java`
^C
 Performance counter stats for process id '3191':

          1.616171      task-clock (msec)         #    0.000 CPUs utilized
               221      context-switches          #    0.137 M/sec
                 0      cpu-migrations            #    0.000 K/sec
                 2      page-faults               #    0.001 M/sec
         2,907,189      cycles                    #    1.799 GHz
         2,083,821      stalled-cycles-frontend   #   71.68% frontend cycles idle
         1,714,355      stalled-cycles-backend    #   58.97% backend  cycles idle
         1,561,667      instructions              #    0.54  insns per cycle
                                                  #    1.33  stalled cycles per insn
           286,102      branches                  #  177.025 M/sec
     <not counted>      branch-misses              (0.00%)

       8.841569895 seconds time elapsed

那么,通过 IPC,我们也可以换算出 CPI 是 1/0.54,约为 1.85.

通常情况下,通过 CPI 的取值,我们可以大致判断一个计算密集型任务,到底是 CPU 密集型的还是 Memory 密集型的:

  • CPI 小于 1,程序通常是 CPU 密集型的;
  • CPI 大于 1,程序通常是 Memory 密集型的;

1.3 重新认识 CPU 利用率

对程序员来说,判断一个计算密集型任务运行效率的重要依据就是看程序运行时的 CPU 利用率。很多人认为 CPU 利用率高就是程序的代码在疯狂运行。实际上,CPU 利用率高,也有可能是 CPU 正在忙等一些资源,如访问内存遇到了瓶颈。

一些计算密集型任务,在正常情况下,CPI 很低,性能原本很好。CPU 利用率很高。但是随着系统负载的增加,其它任务对系统资源的争抢,导致这些计算任务的 CPI 大幅上升,性能下降。而此时,很可能 CPU 利用率上看,还是很高的,但是这种 CPU 利用率的高,实际上体现的是 CPU 的忙等,及流水线的停顿带来的效应。

Brendan Gregg 曾在 CPU Utilization is Wrong 这篇博客中指出,CPU 利用率指标需要结合 CPI/IPC 指标一起来分析。并详细介绍了前因后果。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阅读原文,或者订阅内核月谈公众号,阅读我们公众号非常靠谱的译文

至此,相信读者已经清楚,在不修改二进制程序的前提下,通过 CPI 指标了解程序的运行性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对于计算密集型的程序,只通过 CPU 利用率这样的传统指标,也无法帮助你确认你的程序的运行效率,必须将 CPU 利用率和 CPI/IPC 结合起来看,确定程序的执行效率。

1.4 如何分析 CPI/IPC 指标异常?

虽然利用 perf 可以很方便获取 CPI/IPC 指标,但是想分析和优化程序高 CPI 的问题,就需要一些工具和分析方法,将 CPI 高的原因,以及与之关联的软件的调用栈找到,从而决定优化方向。

关于 CPI 高的原因分析,在 Intel 64 and IA-32 Architectures Optimization Reference Manual, 附录 B 里有介绍。其中主要的思路就是按照自顶向下的方法,自顶向下排查, 4 种引起 CPI 变高的主要原因,

由于本文主要是介绍 CPI 火焰图,对于本小节的自顶向下的分析方法,限于篇幅所限,就不详细展开了,我们稍后会有专门的文章做详细介绍。

2. CPI 火焰图

Brendan Gregg 在 CPI Flame Graphs: Catching Your CPUs Napping 一文中,介绍了使用 CPI 火焰图来建立 CPI 和软件调用栈的关联。

我们已经知道,光看 CPU 利用率并不能知道 CPU 在干嘛。因为 CPU 可能执行到一条指令就停下来,等待资源了。这种等待对软件是透明的,因此从用户角度看,CPU 还是在被使用状态,但是实际上,指令并没有有效地执行,CPU 在忙等,这种 CPU 利用率并不是有效的利用率。

要发现 CPU 在 busy 的时候实际上在干什么,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测量平均 CPI。CPI 高说明运行每条指令用了更多的周期。这些多出来的周期里面,通常是由于流水线的停顿周期 (Stalled Cycles) 造成的,例如,等待内存读写。

而 CPI 火焰图,可以基于 CPU 火焰图,提供一个可视化的基于 CPU 利用率和 CPI 指标,综合分析程序 CPU 执行效率的方案。

下面这个 CPI 火焰图引用自 Brendan Gregg 博客文章。可以看到,CPI 火焰图是基于 CPU 火焰图,根据 CPI 的大小,在每个条加上了颜色。红色代表指令,蓝色代表流水线的停顿:

火焰图中,每个函数帧的宽度,显示了函数或其子函数在 CPU 上的次数,和普通 CPU 火焰图完全一样。而颜色则显示了函数在 CPU 上是运行 (running 红色) 还是停顿 (stalled 蓝色)。

火焰图里,颜色范围,从最高CPI为蓝色(执行最慢的指令),到最低CPI为红色 (执行最快的指令)。火焰图是 SVG 格式,矢量图,因此支持鼠标点击缩放。

然而,Brendan Gregg 博客中的这篇博客,CPI 火焰图是基于 FreeBSD 操作系统特有的命令生成的,而在 Linux 上,应该怎么办呢?

3. 一个小程序

让我们写一个人造的小程序,展示在 Linux 下 CPI 火焰图的使用。

这是一个最简的小程序,其中包含如下两个函数:

  1. cpu_bound 函数主体是 nop 指令的循环;由于 nop 指令是不访问内存的最简指令之一, 因此该函数 CPI 一定小于 1,属于典型的 CPU 密集型的代码。
  2. memory_bound 函数使用 _mm_clflush 驱逐缓存,人为触发程序的 L1 D-Cache Load Miss。 因此该函数 CPI 必然大于 1,属于典型的 Memory 密集型的代码。

下面是程序的源码:

	 #include <stdlib.h>
	 #include <emmintrin.h>
	 #include <stdio.h>
	 #include <signal.h>

	 char a = 1;

	 void memory_bound() {
	         register unsigned i=0;
	         register char b;

	         for (i=0;i<(1u<<24);i++) {
	                 // evict cacheline containing a
 	                 _mm_clflush(&a);
 	                 b = a;
	         }
	 }
	 void cpu_bound() {
	         register unsigned i=0;
	         for (i=0;i<(1u<<31);i++) {
	                 __asm__ ("nop\nnop\nnop");
	         }
	 }
	 int main() {
	         memory_bound();
	         cpu_bound();
	         return 0;
	 }

在上述小程序运行时,我们使用如下命令,编译运行程序,并生成 CPI 火焰图,

$ gcc cpu_and_mem_bound.c -o cpu_and_mem_bound -gdwarf-2 -fno-omit-frame-pointer -O0

$ perf record \
    -e cpu/event=0xa2,umask=0x1,name=resource_stalls_any,period=2000003/ \
    -e cpu/event=0x3c,umask=0x0,name=cpu_clk_unhalted_thread_p,period=2000003/\
    --call-graph dwarf -F 200 ./cpu_and_mem_bound
$ perf script > out.perf

$ FlameGraph/stackcollapse-perf.pl --event-filter=cpu_clk_unhalted_thread_p \
    out.perf > out.folded.cycles
$ FlameGraph/stackcollapse-perf.pl --event-filter=resource_stalls_any \
    out.perf > out.folded.stalls
$ FlameGraph/difffolded.pl -n out.folded.stalls out.folded.cycles | \
    FlameGraph/flamegraph.pl --title "CPI Flame Graph: blue=stalls, red=instructions" \
  --width=900 > cpi_flamegraph_small.svg

最后生成的火焰图如下,

可以看到,CPI 火焰图看到的结果,是符合我们的预期的:

  • 该程序所有的 CPU 时间,都分布在 cpu_boundmemory_bound 两个函数里
  • 同是 CPU 占用时间,但 cpu_bound 是红色的,代表这个函数的指令在 CPU 上一直持续运行
  • memory_bound 是蓝色的,代表这个函数发生了严重的访问内存的延迟,导致了流水线停顿,属于忙等

4. 一个benchmark

现在,我们可以使用 CPI 火焰图来分析一个略真实一些的测试场景。下面的 CPI 火焰图,来自 fio 的测试场景。

这个 fio 对 SATA 磁盘,做多进程同步 Direct IO 顺序写,可以看到:

  • 红颜色为标记为 CPU Bound 的函数。其中颜色最深的是 _raw_spin_lock,这是自旋锁的等待循环引起的。
  • 蓝颜色为标记为 Memory Bound 的函数。其中颜色最深的是 fio 测试程序的函数 get_io_u,如果使用 perf 程序进一步分析,这个函数里发生了严重的 LLC Cache Miss。

因为 CPI 火焰图是矢量图,支持缩放,所以以上结论可以通过放大 get_io_u 的调用栈进一步确认,

到这里,读者会发现,使用 CPI 火焰图,可以很方便地做 CPU 利用率的分析,找到和定位引发 CPU 停顿的函数。一旦找到相关的函数,就可以通过 perf annotate 命令对引起停顿的指令作出进一步确认。并且,我们可以利用 1.4 小节的自顶向下分析方法,对 CPU 哪个环节产生瓶颈作出判断。最后,结合这些信息,决定优化方向。

5. 小结

本文介绍了使用 CPI 火焰图分析程序性能的方法。CPI 火焰图不但展示了程序的 Call Stack 与 CPU 占用率的关联性,而且还揭示了这些 CPU 占用率里,哪些部分是真正的有效的运行时间,哪些部分实际上是 CPU 因某些停顿造成的忙等。

系统管理员可以通过此工具发现系统存在的资源瓶颈,并且通过一些系统管理命令来缓解资源的瓶颈;例如,应用间的 Cache 颠簸干扰,可以通过将应用绑到不同的 CPU 上解决。

而应用开发者则可以通过优化相关函数,来提高程序的性能。例如,通过优化代码减少 Cache Miss,从而降低应用的 CPI 来减少处理器因访存停顿造成的性能问题。

6. 参考资料

Oliver Yang /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in categories Chinese  Software  Hardware  tagged with perf  trace  kernel  linux  memory  hardware